清风诗雨

【瑞金】

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玩意……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
人物oocxxxx小段子……
同居+交往前提唔!
男友衬衫梗,稍微有一点点凯金【(´ . .̫ . `)?】

格瑞买完菜回到家的时候心情是非常复杂的。
自己的恋人穿着自己的衬衫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电视。
没有穿裤子的那种……传说中的男友衬衫。

“阿,格瑞,你回来啦!”金转头灿烂一笑,滑下沙发蹭到格瑞身前,接过他手中提着的塑料袋。
这个距离可以闻到金的发香。
看着金头发上挂着的水珠,格瑞轻轻蹙眉。随后去卫生间取了毛巾帮金擦头发。
少年的头发细腻柔顺,因为微干的缘故有些蓬松,目光再往下就是少年纤细的脖颈。

格瑞垂下睫毛,轻轻唤道。
“金。”
少年闻言转身,获得格瑞细碎的,蜻蜓点水般的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然后呢?”凯莉不敢置信。
“阿?什么然后?”
凯莉看着对方一脸的呆愣摇摇头摊开手表示没什么,侧过头叹了口气。

她觉得格瑞已经不是什么定力好的问题了,肯定是性冷淡什么的。随后又“啧”了一声,小声感叹着暴殄天物。

乱七八糟的小段子……!
借的是【 @九日瑶歌 】太太的梗……!
ooc注意呜……误会梗!
然后文笔就!一言难尽qwq

【all金/雷金,卡金,安金】

卡米尔觉得雷狮最近的行为举措有点怪异。
看自己的目光也有点怪异。
当他登上某个奇怪的论坛时,看到一篇自己大哥x自己的耽美文。
卡米尔找到雷狮,面无表情:“大哥你放心,我只喜欢金。”
雷狮怒极反笑:“放心个鬼,那你嫂子!”

房间里的金伸了个懒腰,觉得雷狮x卡米尔真的是太萌了。他滑动终端,把新出炉的雷卡同人发了上去。


安迷修轻叩两下金的房间门,然后门一开,金就扑上来握住了他的手。
骑士的心跳噗通噗通,看着对方激动的久久不能言语,面色微红的羞涩【?】模样,心里溢起“终于开窍了!”的感怀。
骑士还未倾吐潜藏已久的爱语,就听金心潮澎湃的道。
“你和雷狮,一定要好好的啊!!!一定要结婚啊!!!”
安迷修:?????
凯莉:噗。【深藏功与名】

【嘉金】花吐症的梗

食用说明……唔。
文笔就……很难受qwq
完全不知道怎么写……
人物实力ooc……(つД`)
he的!

“喂,渣渣。”嘉德罗斯从高空跃下,踏在金的面前。“落单了?要不要我陪你打一架啊。”
“呃……打一架就算了……咳、咳咳咳!”金避开对视,话音有些急促,却避不开剧烈的咳嗽。
嘉德罗斯皱下眉,安抚性的拍了拍人的背,却不经意的瞥见金指缝间飘落的花瓣。
……是白色的风信子。

“喂!”嘉德罗斯扒开金的手,白色的风信子轻轻飘落。
金有些虚。

“金、金——?”
远处传来紫堂幻的呼唤,金深呼吸几口,觉得舒缓的差不多了,慌忙向嘉德罗斯挥了挥手后向紫堂幻的方位奔去。
嘉德罗斯望着自己的手心。
白色的风信子乖巧的卧在嘉德罗斯的手心里,嘉德罗斯却觉得白的刺眼。微风拂过,白色的风信子从手心飘落。

“……雷德,白色风信子的花语是什么?”
雷德闻言微顿。
“——不敢表露的爱。”

爱?爱谁?嘉德罗斯没由来的烦躁起来,他觉得自己需要发泄,手痒的紧。他挥挥棒子,却可悲的发现参赛者毫无反抗的能力。
一点都不爽。
他想到了格瑞,警觉性一下子崩起来。
金……不会喜欢那家伙吧。
哼。

他找到了格瑞,抢了格瑞的怪,又挥着大罗神棍通一言不合的砸向格瑞。
格瑞抵住这一击,就听嘉德罗斯道:
“渣渣呢?”
格瑞目光微冷,“你找金做什么?”
“送他糖果。”

“……”
格瑞明显对嘉德罗斯的回答有些疑虑,但他将眉锁的更紧,紧紧盯着嘉德罗斯所在的方向,没有要告诉他的意思。嘉德罗斯冷哼一声,将大罗神棍通举起,横放在胸前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咳、咳咳!”
“金。”凯莉将星月刃收起,踏步到金面前:“找到你啦——玩捉迷藏先离队好不好?系统会直接显示你的坐标的~☆”
凯莉听着金稍缓的呼吸声,轻轻叹了口气。
她蹲下来拾起一朵风信子,左右摆弄了一下,点缀在金的发上。
“说吧,喜欢的是谁?”
金往墙上缩了缩,不说话。
凯莉见状有些气恼:“金!再这样下去,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!”
金不敢说。
他怎么可以喜欢上嘉德罗斯呢。
他还只是个孩子啊!!!

凯莉小心翼翼的试探。
“格瑞?”
“……紫堂幻?”
“不会是嘉德罗斯吧。”
金的脑袋一阵晕眩,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。

凯莉不想再说什么了,主要还是担心金的身体,又悄悄地为格瑞默哀。
哎呀~大高手从小呵护到大的白菜被别人拱了啊~【暗爽】

“渣渣,躲在这里干什么?……哟,还有只虫子。”
是嘉德罗斯。
凯莉不想和嘉德罗斯再争辩些什么,只是身后金的呼吸越加急促,她有些担心。

金喜欢嘉德罗斯,所以嘉德罗斯是解开金唯一的药。
凯莉退后两步,轻哼一声,咬咬牙撤了。

“嘉德罗斯……咳咳咳……!”
“哼。”嘉德罗斯居高临下的看着蜷缩成一团的金,凑近了些。
“……渣渣,找到你了。”

那是一个绵长又温柔的吻,唇与唇的触碰,比起春风还要温和。
吹散了金心间的花。
“嘉德……罗斯?”

“渣渣。”嘉德罗斯说,“你还是从了本大爷吧。”

【all金】今天的雷总戏依然很多

——很……很短!
——文笔什么的……真的不会写文啊呜……纠结……
——有私设,没有问题的话……肯定有问题呜呜呜呜呜呜(*꒦ິ⌓꒦ີ)

金失忆了。
霞光满天,晚风轻轻吹拂。金坐在窗边,无神的望着楼下的花园。
余晖为他渡了身形,少年有些瘦弱的身躯曲线显得更加纤细,风拂过他耳鬓的碎发,他蓝色的眸好像可以容纳这个世界。
当雷狮走进病房,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。
“……你是谁?”
金问,他眨眨眼睛,有些抱歉的补充道:“对不起……医生说我的记忆有点……”
声音越来越小,雷狮终于从少年平静的面上找到裂缝,他的目光四处飘忽起来,无措的样子像坠入凡尘的天使。
“……小鬼,你真的不记得我了?”雷狮将手上一大束精心修饰的玫瑰十分随意的抛在病床上,花瓣因而散落。
少年茫然的摇了摇头,朴实的白色床铺上缀上红艳的花瓣映在他的眼底,他盯了一小会又对上雷狮灼热的视线。
雷狮的嗓音微哑,夹杂着不易察觉的哭腔,他贪婪的盯着少年的面,伸出手想要触碰,又适可而止的顿住,手就那样无力的垂落在身侧。
他这样的举动是令人心疼的暧昧,金微蹙了眉,惊奇的发现雷狮的眼底染着红晕。
这是要哭的节奏啊。
雷狮开口,语气苦涩:
“其实……我是你的未婚夫。昨天……理因是我们订婚的日子的。”
他盯着少年的眸子,像是要透过眸子看透他的心底,是那样的认真专注。他好似不死心的自言自语起来。
“我们上的一个大学,有次你竟然愿意逃课陪我补论文……你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孩子,老师知道实情了狠狠地训了你一顿。我感动了好久。”
“之后我工作太忙没时间吃饭,你怕我得胃病,特地去请教了怎样做食物……”
少年听他念念叨叨,一时间动摇起来——雷狮说的是那样真实,那般情深,他如何不心动。
雷狮小心翼翼的握住金的手,与他十指相扣:“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
门开了。
凯莉冷笑着鼓掌,走上前去将金护在身后:“真不愧是影帝雷狮先生,演技真的是一流的。”
安迷修跟着走进来,抱胸斜斜倚在门边,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:“金的未婚夫?这种谎话你也能说出来。”
卡米尔慢条斯理的将蛋糕盒摆在桌上,拆封后,空气里立刻多了奶油的甜香味。他淡淡的宣示主权:“大哥,不要老是骗你的弟媳啊。”
嘉德罗斯不屑的嘁了一声,高傲的抬起头颅:“渣渣是我的王妃,岂是你们可以染指的!”
艾比叉腰,“喂喂喂,我的王子殿下怎么就成你们家的了?”
鬼狐摆出一如既往地营业微笑,只是他的眸里闪烁着不知名的光:“金…是鬼天盟的夫人。”
丹尼尔的笑不再带着那假惺惺的蛊惑性:“金做的饭,的确很好吃。”
格瑞冷哼一声,目光像浸染了寒冰,一一扫过在场的各位。

紫堂幻:“喂?秋姐吗?嗯对,他们在金的病房里修罗场。好的,请您快点到,最好把他们都送局子里冷静两天。嗯嗯,好的。”

【全场最佳:紫堂幻。】